<rp id="lkg73"><acronym id="lkg73"><input id="lkg73"></input></acronym></rp>
<li id="lkg73"><acronym id="lkg73"></acronym></li>

    <button id="lkg73"><acronym id="lkg73"></acronym></button>
  1. <progress id="lkg73"></progress>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院所新聞

    新聞中心

    院所新聞

    逐夢新時代 青春正飛揚

    發布時間:2022-05-06 瀏覽次數:
    字號: + - 14

          近日,在北京天壇醫院團委召開的慶祝建團100周年暨共青團五四總結表彰大會上,麻醉科青年醫師方婧涵、神經外科團支部書記薛海、檢驗科青年技師姜文燦分別進行主題演講,分享了2022年北京冬奧會首席醫療官團隊、首鋼滑雪大跳臺醫療保障團隊和2021年馳援邢臺南宮的核酸檢測任務的經歷,傳遞了作為一名新時代的青年的所思、所得。

    青春逢盛世,一起向未來

    1.jpg

    麻醉科青年醫師  方婧涵

          我是麻醉科方婧涵,在剛剛結束的“冬奧時間”,我非常榮幸地加入了北京冬奧會及冬殘奧會首席醫療官團隊,跟隨周院在閉環內進行了近70天的志愿工作。在我今天的講述開始之前,我想先向大家介紹一本書,這是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運動應急醫學手冊,是國際奧委會編寫的一本非常適用于大型體育賽事醫療救治的指導書,這本手冊為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的醫療服務保障工作提供了重要參考依據。有兩個人對這本書在中國的出版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他們也是我在這次志愿工作中最難以忘懷的人,一個是主編,來自英國的國際奧委會急救復蘇專家David Zideman先生,另一個是主審,我們的周建新常務副院長。

    2.jpg

          先說周院。我們首席醫療官團隊的主要工作是對接國際奧委會及殘奧委會的醫療專家,同時協調北京冬奧組委解決相關醫療保障問題。作為首席醫療官,在冬奧和冬殘奧期間,所有醫療相關的大事小事,最終都會匯總到周院這里,他每天電話不斷,大會小會排滿日程,郵箱里更是堆滿了中文的英文的郵件,每一封他都會認真地查看回復;我們每天早上都要和國際奧委會的專家開晨會,聽取他們對醫療方面的各種意見和建議,有時候早上剛提出的問題,通過周院的全力協調,下午就順利解決,保證醫療服務平穩展開。超高的工作效率得到了外國專家的認可,他們經常開玩笑地說:有問題?找JOE就對了,他什么都能解決!

          跟隨周院工作的這兩個多月時光,許多場景到現在還歷歷在目,他的幫助和支持讓我認識了新的自己。還記得第一天開完晨會,周院問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進行之后晨會匯報的工作。在20多個國際專家面前匯報傷病數據,回答專家問題,這是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場景!我們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有可能影響北京東道主的形象,甚至影響國際關系,我作為一個經驗不足的年輕醫生,真的可以勝任嗎?但周院對我非常信任,他就像最堅實的后盾,一直在創造機會讓我們在更高的平臺上展示自己。這樣的鼓勵和信任讓我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鼓舞,周院的信任也慢慢成為了我自信的源泉。

          周院總說自己是一個“直男”,但在我心中,他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暖男,更多的時候還像一個親切的大家長,指導工作的同時也無微不至地關心著我們的生活和情緒。在閉環內,所有和外國人接觸的工作人員基本都會身著防護服,而我們由于工作需要,只能單純佩戴N95,偶爾還會和外國專家一起面對面用餐,周院經常提醒我們要注意防護,永遠把我們的安全健康放在首位,他還會在我們受委屈的時候替我們解圍;會在除夕邀請我們一起去他的房間,送給我們他親手寫下的福字。周院從不說什么,但他的關心和照顧讓我們都感覺到家的溫暖。

          除了周院,另一個給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的人,是我負責對接的專家,David。

          David Zideman先生是國際奧委會急救復蘇專家,英國的國寶級醫療大咖,都是麻醉醫生出身的我們一見如故,在和他20多天的相處中我獲益良多。我們一起踏勘了幾乎每一個競賽場館,仔細地檢查每一個醫療站和FOP的醫療設備。從喉鏡、氣管插管、呼吸機、除顫儀,到每一種急救用藥,甚至是保護患者隱私對搶救室的門窗進行遮罩,他都會觀察入微,事無巨細地查看。作為英國女王的御用醫師,他對醫療應急事件的處理非常熟悉,每去到一個場館,他都會認真地和工作人員講解賽場急救的流程,甚至在零下二十幾度的室外,脫掉外套躺在雪地上進行模擬演練,親自體驗撤離和轉運過程,從而有針對性地指導中國的醫務人員提高急救水平。這讓我深受震撼,一個73歲的老爺子,長途跋涉地來到地球另一邊,為我們、為奧運、為醫學、為世界貢獻了這樣這樣多。英雄分為很多種,他不是美國大片里孤身一人拯救世界的超人,而是終其一生的燃燒自己,希望用微弱的星星之火照亮更多人生命的真正英雄。

          在賽事即將結束的時候,他鼓勵我和他一起在國際奧委會醫療科學委員會的會議上總結發言。4分鐘的英文演講結束,David對我豎起了大拇指,那一瞬間我感到非常榮幸和自豪。

    6.jpg

           “一次奧運保障,一生奧運情結”,回想兩個多月的冬奧志愿時光,我的心里盛滿了沉甸甸的回憶和感慨。忘不了冬奧村迎風飛舞的旗幟,忘不了京張線飛馳而過的高鐵,忘不了冰面雪地上我們留下的一個又一個的腳印,忘不了除夕夜的萬家燈火,更忘不了首席醫療官團隊的所有親人們。作為一個普通的青年醫生,我有幸參與到如此盛大的賽事當中,是一段非常難忘難得的經歷?!坝幸环譄?,發一分光”,這是魯迅先生對中國青年的期待。這樣的期許,正在當下成為現實?,F在,我脫去藍色的志愿者制服,又投入到了麻醉科平凡又緊張的工作中,但我的眼中定會常常閃耀著不平凡的光,那是我身為中國新一代奧運青年的驕傲與自豪。


    小小醫療站,演繹冰雪奇緣

    1.jpg

    神經外科團支部書記  薛海

          下面我為大家講述的是“小小醫療站,演繹冰雪奇緣”的故事。

          首先我很想問問在座的各位,當我說到首鋼滑雪大跳臺,您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景象呢?是白天宏偉壯麗的它?還是夜晚五彩繽紛的它?

          對于這個問題,我首先想到的是這個小房子,這是由簡易、環保材料搭建的小矮房。這是FOP醫療站,又叫做場地邊醫療站,是我們FOP醫療團隊戰斗的地方。

          下一個問題是,提到首鋼滑雪大跳臺或者北京冬奧會,您會想到誰呢?是紅得發紫的谷愛凌,還是年輕有為的蘇翊鳴,還是冰墩墩和雪融融。

          對于我來說,我想到的只有這個團隊。這是一個由神經外科、骨科、普外科、神經內科醫護團隊和999急救團隊共同組成的戰斗集體。

          我們FOP醫療團隊從1月26日進行閉環管理,從進入閉環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已完全進入了工作狀態。我們首先整理了FOP醫療站,對每一件物品,每一瓶藥物甚至每一包紗布、繃帶進行清點和記錄。每天早上我們會在FOP醫療站交班,布置一天的工作。此后我們進行了集中的急救培訓。骨科的幾位主任從最基本的鏟式擔架的使用、頸托的佩戴方法等進行了手把手地教學。此后在雪地上反復訓練,我們將這些急救知識運用到了雪地救援中。

          首鋼滑雪大跳臺的醫療保障任務主要集中于兩個區域。首先是平臺區,在這里運動員起跳,進行各種高難度的空中技巧動作。我們更關注,也是運動員受傷概率更大的,是落地區。我們時刻關注運動員的落地狀態,從落地狀態,可以對運動員可能發生的傷情做出基本判斷。

          國際雪聯和國際奧組委醫療團隊對我們FOP醫療團隊的一致要求是,要時刻把運動員的安全放在第一位。當有運動員受傷,我們醫療團隊的進場、搶救,都是暴露在聚光燈下的,我們將展示的是中國奧運醫療團隊的形象。我們首先需要非常明確的分工和規范的傷員救治流程。通過反復訓練和排演,我們制定的落地區救治流程是:當有運動員摔倒在場地上,首先聯絡隊員會翻越護欄,進入場地,詢問傷情。如果需要擔架入場,我們做出手勢,其他隊員再攜帶擔架和急救物品集體進入。翻越護欄的動作,我們常戲稱為“翻墻”,這主要是口腔科吳瑞卿大夫和我來負責。非常幸運的是,真正比賽的時候,“翻墻”的機會并沒有太多。

          不僅在落地區,平臺區同樣有救援需求。一開始我們也會有疑問,來到大跳臺的都是頂尖高手,難道還有人會在平臺區受傷嗎?但結合以往的比賽經驗,確實出現過運動員在平臺區受傷,無法移動的先例。因此在這里,我們也要做好100%的準備。經過多次討論和試驗后,我們制定了平臺區的救援方案。當有運動員于平臺區受傷,我們將運動員搬運至船式擔架,并通過牢固纜繩將運動員緩慢送至落地區,再進行下一步急救。在平臺區,我們備有一醫一護和兩名大學生志愿者。當我們在平臺區和落地區均有完善的救治流程后,我們才敢說,在冬奧會正式開始前,我們醫療保障團隊已經完全準備好了。

          我們面對的另一項考驗是防疫。簡單地說,就是我們要以什么樣的穿著進入場地搶救傷員。我們嘗試過多種方案,比如佩戴面屏,羽絨服外穿隔離衣,但都因為穿著不利于救援任務和快速轉運傷員而放棄。最終我們選擇的就是羽絨服外套橘黃色的醫療馬甲。在彰顯我們志愿者身份的同時,也彰顯了我們醫療保障團隊的身份。但我們對防疫沒有任何放松。在完成輪崗任務后,我們都會對面部及手部暴露部位進行全面消毒。通過我們的努力,我們做到了醫務人員零感染。在保障了運動員安全的同時,也保護了我們自己。

          我們很多人實現了自己的小愿望,我們見到了最炙手可熱的明星,留下了珍貴的合影。我們在比賽結束后的那天,攜手從平臺區坡道上順坡滑下,完成了我們共同的愿望。

          對于我本人呢,也實現了在參加志愿服務前為自己制定的小目標:全情投入奧運志愿服務,收獲美好回憶;認識一群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借助天壇青年之聲,為神經外科青年的奧運之旅做了力所能及的宣傳。

          這就是我和我們FOP團隊的故事。每當回想起這段時光,鐫刻在我腦海中的是我們那天一起順坡滑下后的爽朗笑聲和那些永遠陽光明媚耀眼的日子。我們是一個多科室青年醫護組成的團隊,我們的初心就是完成北京市奧組委和醫院給我們下達的醫療保障任務。憑著這份初心,我們立刻組成了一個富有戰斗力和團結的集體,在愉快地配合中完成了任務,豐富了人生閱歷。相信通過這次共同的經歷,我們的友誼會長存!相信通過這次的表現,我們可以讓科室、醫院和祖國放心。我們在完成21天的隔離后重新回歸到科室中,回歸到臨床工作中,回到一個個團結的集體中,我們堅信由這樣一個個集體組成的北京天壇醫院,未來會更好!祖國會更好!

    5.jpg


    護衛京畿,逆行燕趙

    1.jpg

    檢驗科青年技師  姜文燦

          大家好,我是來自實驗診斷中心的姜文燦,很榮幸能夠站在這里代表我們核酸檢測團隊向大家分享在抗疫中遇到的故事。

          2021年年初,河北省發生了新冠疫情,我們醫院也迅速響應北京市的號召,組織了援冀核酸檢測醫療隊,而我光榮的成為支援團隊的一員。

          雖然時間過去了一年多了,但我還清晰地記得當時的感受,在收到通知的一瞬間,我就想到了一系列問題:我需要準備什么?什么時候出發?我就要成為最美逆行者了嗎?其實,作為一個普通人,當時很興奮,但同時有一些緊張,畢竟要前往一線,不知道自己會面臨哪些突發狀況。不過,在得知張主任親自帶隊后,我的心里踏實了很多。在家收拾了房間,打包了行李,時刻關注著群消息,等待的過程總是漫長而又緊張的,以至于看到群消息從床上直接彈起來。

          最終確定,我們9號下午出發,上午先去科室收拾東西,收拾東西時,我看到一名隊友去了會議室,我就跟了過去??吹剿龔街弊叩搅艘粋€人旁邊,說了幾句話。等中午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知道了那是隊友的母親來送她。當時我們是在會議室吃的午餐,她們就在我的后面,我一直不敢回頭看,怕止不住淚目。母親送孩子去戰場,就在自己身邊發生。

          當時院領導們親自為我們送行,同時在去的路上,還有警車護送。那一瞬間,在我心中,沒有任何的擔憂,只有無限的光榮和一定要完成任務的決心。本來,為了防止父母擔心,我是想著瞞著他們的,但最終,分享自己內心光榮的沖動,還是戰勝了理智。爸媽知道后,除了告訴我小心防護、服從團隊安排之外,并沒有說太多。后來等支援結束我才知道,母親那段時間從沒睡過一個安穩覺。我想,有很多人在外面都秉承著向父母報喜不報憂的理念,但想想,父母對我們更是報喜不報憂,他們基本上不會告訴我們任何讓我們擔心、影響我們工作的事情,對我們說的永遠都是“我很好,不用擔心”。趁此機會,我也想代表所有的孩子,向父母們道一聲,謝謝,您辛苦了。

          那天,我們到達邢臺南宮時已經很晚了,到了之后還是有一些緊張的。雖然如此,我們還是放下了心中的緊張不安,除了部分人先回去安頓之外,張國軍主任立即按照計劃帶領幾個人進行了實地考察,思索怎么建立核酸檢測實驗室。受到疫情的影響,當時的條件非常有限,我們使用最原始人工組裝設備、人工搬運的方法,在到達南宮的24小時之內將幾間病房改造成了我們的戰斗基地。我還記得很清楚,1月10日晚11:58分,到達南宮28小時后,我們發出了第一批90個核酸檢測報告,充分展現了“天壇速度”。

          同時我也記得,在我們開始核酸檢測的第二天,就接到了幾千例的檢測任務,而作為樣本處理區的病房,當時連桌子都沒有,樣本核收和試劑準備工作都是在地上完成的。那天,如果從病房的玻璃往里看,會看到六七個人,穿著防護服,用蹲著、坐在地上、趴在地上的姿勢處理著那些核酸樣本。也是在那一天,我第一次接觸到了陽性樣本,當時還是很畏懼的。復查的時候,小心翼翼地操作,呼喊著隊友幫我準備好消毒劑,隨時準備手消。后面接觸次數多了,就沒有那么緊張了,相對淡定地完成復查、登記和報告等流程。

          在那里的那段時間,我心中有著很多的感動,為隊友,也為自己。進了一線戰場,沒有年齡的區分,我們團隊的所有人,都迅速處理著所有的樣本。記得有一次,我在樣本處理區提取樣本,提取完的樣本需要送到擴增區進行核酸擴增,但病房是沒有傳遞窗的,也沒有電話。所以我們會通過拍門的方式告訴外面的隊友需要擴增。當時我們張主任在外面,聽到我的拍門聲,立即快速跑到了門口,隔著窗戶問我怎么了。我當時就愣在了那里,很久才緩過來,“團隊”“天壇檢驗”“天壇速度”這些詞匯,在我腦??M繞了很久才消散。

    6.jpg

          直到1月30號,我們結束了為期22天的支援,為南宮疫情防控做出了重要的貢獻,也得到了南宮市人民政府的充分肯定?;氐奖本┖?,我問了所有隊友一個問題,如果再有疫情,還愿意參加一線的支援嗎?所有人的回答,都是只要組織有需要,肯定還會報名前往一線。

          時至今日,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經歷了持久的抗疫大戰,每一個醫務工作者在這場艱苦卓絕的大考中經歷了考驗。今后我們一定繼續以科學的態度認真完成各項工作,在自己平凡的崗位上繼續奮斗。

    團委

    亚洲首页一区任你躁XXXXX